讓孩子做自己吧!
2013-12-11
  文/陳雯琪
   ‧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教育碩士
   ‧臺中市小孩的家幼兒園教師
  
   一位新生媽媽來接孩子時,有點擔憂的側著身謹慎的問:「老師,我們家孩子告訴我一件事,我想求證是真是假,他說,他們可以自己選玩具玩,不用問老師,是真的嗎?」是的,在教室裡,我們每天上下午都有一段「自由選擇時間」,孩子可以自由選擇想前往的角落,選擇想操作的教具,選擇合作方式或獨處,甚至每星期四下午,可以自己選擇吃點心的時間,不需要與人商量或徵詢同意。
   這段剛開學的時間,觀察新來乍到的新生面對輕易到手的自由,總有點不知所措,常見到他們茫然的站在教具櫃前苦惱的說:「我不知道玩什麼?」徘徊在樓梯間,不知道該往上走還是往下走……。原來,自由有時不是一種喜悅,反而是個苦惱,就像提問的新生媽媽,她疑惑著孩子自由選擇的能力,擔憂著孩子濫用自由的權力。
   我想她最不放心的該是:孩子真的能自己決定嗎?
  
   獨立的滋味
   當我們開始示範教具的操作方式,討論教室裡該有的規範與原則後,原先一直遊蕩在各區之間的幾位新生也嘗試坐下來把玩新教具,或是安心的拿起蠟筆,一張一張的塗繪心中熟悉的畫面;也有一個3歲小女孩,入學時哭得震天價響,更絕的是她無法放心的把棉被和背包交給這個陌生環境。於是,整整兩個星期她小小的身體提著大大的睡袋和背包,像遊民似的四處遷移,好奇的打量著別人的活動,直到第三個星期她才願意將睡袋放在午睡床鋪,將背包放進置物櫃,然後意氣風發的對我們說:「我很棒,我沒哭了!」我相信她面對自己改變的喜悅跟成人擁有第一棟房子或領到第一筆薪水一樣的充滿成就感,因為那就是獨立的滋味。她知道她可以不再依賴父母,可以擺脫慰藉物的拖累,更可以隨心所欲的選擇所喜所悅。原本堅堵在她面前的城牆倒塌了,她終於可以離開為自己畫圓的限地。獨立,不是靠運氣,是需要勇氣和練習。
  
   培養生活能力,孩子的步伐更踏實
   人,很有趣。我們是所有生物中最具思考能力、學習能力和創造能力的物種;但是,我們卻也花費最多時間在學習獨立。我們何時見過破蛹而出的蝴蝶畏懼拍翅高飛,何時看過掙脫胎衣的小牛不敢四腳站立?但我們卻不時聽到家有成年子女的爹娘外出時再三叮嚀:「晚餐已經在桌上,記得吃喔!不要餓肚子了。」大學裡的老師公告「拒絕媽寶學生選修我的課」宣言,因為受不了恐龍家長三番兩次的干預成績評量結果……。
   我們彷彿看到一群惶惶不知所措的老大人和老孩子憂心忡忡的攜手共度人生,而這段人生晦澀、昏暗、侷促、擁塞,缺乏明朗的基本色。太多無法預見孩子長大的成年人以溺愛、屈服和奉承的姿態撫養著自己的下一代,深怕一個閃失會讓孩子跌落萬丈深淵。我只能說,愈缺乏練習的步伐愈是踉蹌,如果能在塑造人格的關鍵期賦予足夠應付生活所需的技能,孩子的步伐會是踏實、堅強的。
   今年母親節,我們問孩子想送媽媽什麼禮物?他們討論半天,下了一個不太是結論的結論:想讓媽媽變成參加派對的公主,也想讓媽媽得到很多錢。最後,我們結合兩個想法:讓孩子為媽媽工作賺取零用錢,把錢存起來,在母親節當天送給媽媽購買他們親手創作的各式首飾,然後打扮成公主參加舞會。
   從那天起,吃完午飯後總有一群求職的人龍排隊等著登記各種工作,如:掃地、擦地、整理教具、書櫃等,以換得工作後的酬勞代幣。每當孩子將代幣放入自己的存錢瓶時,每個叮噹的掉落聲後都有一個滿足的笑臉。這樣的心意和踏實讓孩子體會到工作的意義和自己可以操控的結果(有人存得多,有人存得少)。當然更令孩子津津樂道的是,媽媽因為他們的努力而精心改變的公主模樣。
   如果孩子在每一次的練習之後都能對自己有不同的肯定與歸納,我想這樣的理解一定能滲入肌理,變成回應生活的一種手勢。於是,我總喜歡回想孩子跪著擦地的身影,因為那不是貴賤的階級高低,而是貼近實地的積極勁道。
   (全文請見蒙特梭利雙月刊109期)

Copyright (c) 蒙特梭利兒童教育學會. [ 連絡我們 ]
全能教育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新北市八里區龍米路2段61號
電話:886-2-26187791 傳真:886-2-26187391